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刚回到墨尔本不久,经常假装没事地放下所有要紧事和Jackie出去兜风。Jackie的车是他爸妈开烂了甩给他的老旧大面包,车上音响没有音频输入接线,所以虽然已经是2013年,我还是不得不刻了一大堆CD,其中包括从豆瓣看来的最近很火的宋冬野的专辑。专辑里第一首歌名叫《给抱着盒子的姑娘》,其实不算歌,就是段intro,顺带想说专辑结尾最后一首就叫“Intro...”,整理曲目顺序时候让我糊涂了半天,这叫创意吗是?

    我没去了解《给抱着盒子的姑娘》到底是想说什么,不过第一次听就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上小学的时候,不记得是几年级了,反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好像正好就是因为这首歌名和开头几秒钟踩雪的声音让我想起了这件事。其实这也不算件“事”,准确说是一个记忆的片段。情节是,我早上去上学,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个年纪显然比我小的女同学的水壶掉了,内胆在冻得梆梆硬的地上碎得稀里哗啦。女同学蹲下去,小心地捡起水壶。热水已经漏了满地,冒着热气。然后她哭了,站起来捧着报废的保温水壶,一边儿哭着一边缓慢地继续向学校走,特别惨,就像《给抱着盒子的姑娘》里的大提琴。

    记忆里,她的头发有点乱,穿着过膝的长棉服,又脏又旧,五官甚至也记得很清楚。这样的一个清苦的形象,配合着她的眼泪,让我觉得她特别的可怜,当时瞬间联想到卖火柴的小女孩,可以想象她哭的原因,不只是打破了水壶回去要被家长教训,还有对弄坏了好东西、浪费了家里钱的自责。我就跟着她一起放慢了步子,一边跟她后面走,一边想她真是特别、特别的可怜。

    我很早就取向明确,小学六年里从没注意过哪个外班女同学,但那天早晨以后,开始莫名其妙地关注起这个小女孩,好像是想看她有没有高兴起来。她似乎一直都没有,但也有可能她长得就是那么凄楚。

    Jackie喜欢在停车场里远望着他的烂车,颇感骄傲的说,“It just stands out, doesn't it?” Yes it does,引起同情心的人和物总是能吸引人的注意。

  • 因为工作关系,出差2周之久,终于到了黑龙江省内哈尔滨之外的地方。

    文字稍后更新

  • 昨天邪风稀雨后,傍晚夕阳血红。心理学上说,一个错误铸成,如果不能正确面对,余悸必然阴魂不散,至少几十年。啥网都不让上,啥网都在维护,我好桑sin!

    手机摄于安贞们地铁站,4日

  • 家附近的公园,有这样一个湖心岛。狂野,萧条,好像被下了恶咒。照片摄于午后,夕阳时分它更加迷人。
  • Mar 4, 2009

    call me Inuyashane

    2009年3月3日凌晨1时许,我在电脑上看完了《犬夜叉》漫画的最终回,而这最终回是在2008年6月18日刊载出来的,距我的生日相差一天。我对617这个数字组合太敏感了。犬夜叉的第一章,大概是13年前在《画王》上看到的,当时因为知道是我深爱的《乱马1/2》作者的新作品,但颇觉故事黑暗,欠缺喜感,并没有给予太多关注。后来,被收集癖左右,还是买了盗版的单行本,几本下来,就看得不亦乐乎了。

    《犬夜叉》的剧情,大体上像西游记。犬夜叉,戈薇,弥勒,珊瑚,七宝(还有云母)一行人为了消灭心理变态的虐待狂奈落,一路过关斩将、降妖除魔,武器也RPG式的不断升级。很是纳闷他们的路线到底是怎样的,因为他们总要不时回到枫婆婆的老巢。一直绕着这个村子画圈的吗?

    幼年的我,曾无数次梦想有朝一日自己去青海省找到咒泉乡,跳进乱马掉进的那眼泉里,这样哪怕我被浇了冷水后有辫子姑娘一半漂亮,也足以名正言顺的勾引我心仪的帅哥了。但我还是得承认,高桥老师借《犬夜叉》构造的世界,才更凄美迷人。

    北京郊区有座雾灵山,我从未去过,却一直向往,因为这个名字听来太“犬夜叉”了。我的幻想中它是云山雾绕,由一个人或贪婪或苦楚的执念所就,浓暗的瘴气,来自最灼人心的妒忌……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世界,心底的爱与恨,善与恶,可以衍生出金銮宝殿、魑魅魍魉,可以穿越阴阳与时空,可以破坏,也可以疗伤,将是多么可怖,却又多么美好——现实世界里,道德和情操永远不能直接产生价值。

    故事因高位截瘫的落魄盗贼对美丽圣洁的巫女之爱而起,以犬夜叉与戈薇的爱而终,那高度凝结了爱怨情仇的四魂之玉,也因戈薇对爱的坚定信仰,终于毁灭于虚空。

    我多希望我的爱情也可以这样轰轰烈烈,可现实是冷酷的:我今早只不过梦到Christian Bale是我男友,就已经让我格外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