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Sep 11, 2013

    给抱着盒子的姑娘 - [twigs and branche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stletime-logs/235927552.html

    刚回到墨尔本不久,经常假装没事地放下所有要紧事和Jackie出去兜风。Jackie的车是他爸妈开烂了甩给他的老旧大面包,车上音响没有音频输入接线,所以虽然已经是2013年,我还是不得不刻了一大堆CD,其中包括从豆瓣看来的最近很火的宋冬野的专辑。专辑里第一首歌名叫《给抱着盒子的姑娘》,其实不算歌,就是段intro,顺带想说专辑结尾最后一首就叫“Intro...”,整理曲目顺序时候让我糊涂了半天,这叫创意吗是?

    我没去了解《给抱着盒子的姑娘》到底是想说什么,不过第一次听就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上小学的时候,不记得是几年级了,反正是一个冬天的早上——好像正好就是因为这首歌名和开头几秒钟踩雪的声音让我想起了这件事。其实这也不算件“事”,准确说是一个记忆的片段。情节是,我早上去上学,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个年纪显然比我小的女同学的水壶掉了,内胆在冻得梆梆硬的地上碎得稀里哗啦。女同学蹲下去,小心地捡起水壶。热水已经漏了满地,冒着热气。然后她哭了,站起来捧着报废的保温水壶,一边儿哭着一边缓慢地继续向学校走,特别惨,就像《给抱着盒子的姑娘》里的大提琴。

    记忆里,她的头发有点乱,穿着过膝的长棉服,又脏又旧,五官甚至也记得很清楚。这样的一个清苦的形象,配合着她的眼泪,让我觉得她特别的可怜,当时瞬间联想到卖火柴的小女孩,可以想象她哭的原因,不只是打破了水壶回去要被家长教训,还有对弄坏了好东西、浪费了家里钱的自责。我就跟着她一起放慢了步子,一边跟她后面走,一边想她真是特别、特别的可怜。

    我很早就取向明确,小学六年里从没注意过哪个外班女同学,但那天早晨以后,开始莫名其妙地关注起这个小女孩,好像是想看她有没有高兴起来。她似乎一直都没有,但也有可能她长得就是那么凄楚。

    Jackie喜欢在停车场里远望着他的烂车,颇感骄傲的说,“It just stands out, doesn't it?” Yes it does,引起同情心的人和物总是能吸引人的注意。

    分享到:

    评论

  • 上星期开始听《抱着盒子的姑娘》上瘾,查大提琴,结果你的日记在条目的第一个,就点进来了。

    写得很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