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Apr 23, 2007

    dasao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stletime-logs/36438733.html

    昨天我又收拾房间了,一周一次的奢侈。擦完地总有一阵腥腥的抹布味儿,通通风过一会儿就都是整洁清新了。我继承了我妈的传统,对她来说,收拾房间其实就是把看得见的东西全都藏起来,只图眼前一个空旷,把脏乱差转移到抽屉、衣柜、床下。我记得我总是乐于在她收拾好房间后问她这样东西在哪里、那样东西在哪里,然后因为她找不到而欢欣鼓舞,酸酸的埋怨她。现在的我总是不住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热衷于挑她的错,生活中的各种错,因为受不了她总是对的。我想这也和我的gayness有关。

    夏天要来了,我打包了初春的外套毛衣,掏出了夏天的短裤,tshirt。短裤只有两条,而且其中一条我穿上屁屁不太好看---说公道话是因为自己屁屁的问题,但好的裤子是可以弥补的---所以基本上我就是穿另外那一条,我该买短裤了。每次翻出前一年的衣服,总是颇有感慨。感慨时光流逝之快,物是人非。但感慨几率最大的还是:我怎么买了这么件衣服。

    现在是收拾后第二天,藏好的东西一件件跳了出来,空旷慢慢儿又被点点围剿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