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Apr 14, 2007

    时间在回忆中消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stletime-logs/36438735.html

    昨晚回家路上,突然意识到自己没带钥匙,而我的室友友刚好不在家。
    “哈喽阿,我好像没带钥匙。。。你在家么?”
    “不在。我在我姥家吃饭呢。你先外面吃点饭吧。”
    “阿。。。。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九点。”(当时刚过七点)
    “阿。。。。那好吧。。。希望能在不影响你原计划的基础上尽量快一点儿回来。。我在大街上先转转吧”
    无回复
    于是我提前一站下了车,步行回家,打发时间。我们家一带其实蛮好的,高楼,天桥,霓虹,算不上灯红酒绿,守着三环,傍着国贸,半闹半静。我大步走上天桥,风很大,发型又没了,虽然看不见,但已感觉到自己又露出了难看的大脑门儿,偏偏这时对视上侧面走来的一对同志(清晰可辨),很有姿色,所以赶快揉弄刘海几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双井附近gay怎么那么多。脚下车流熙攘,街灯路灯招牌灯美成一团儿,昏黄得很温暖。这种时候总是让我想起范晓萱的《回忆》:
    回忆在时间里沉淀
    时间在回忆中消失
    触感在重覆中麻木
    我们在麻木中重覆
    爱情在指缝间承诺
    指缝在爱情下交缠
    没有在拥有中挣扎
    拥有在挣扎里回忆

    穿着 雪白而空荡你的衬衫
    躺在 空荡而雪白我们的地上
    嚼着 重覆而无聊的口香糖
    跟你 无聊而重覆地跑到街上

    给我 假如时间是一条弧线
    给你 我们将在周围的另一边再开始
    开始一段结束
    结束一段开始
    没有我没有你
    没有天没有地
    在天和地之间你早就说了
    我们本来就是一场游戏
    漫无目的地走,前面看见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中年男人,收发室look的打扮,正在扭着头叫嚷:“赶紧走!听到没有!下次再也不带你出来了!”顺着目光看去,一只脏不拉叽的小白狗,正在闻着另一只小白狗的阴部,表情含羞,任凭主人数落,没有反应。这时远处门洞里传来狗叫,它立马竖直了耳朵,挺起了脖子,朝声音处看去。
    走过家门口的时候,又看见一对推搡中的中年男女。女人似乎还未到中年,好像假发一样的碎卷发,橘红贴身长裤,骨盆的曲线毫无美感的宽大。现在回忆,想不起她上身的着装。她用头顶着男人的胸口,双手捏着男人的胳膊,重重的跺着双脚,大哭大闹。男人注意力涣散,应该是出于尴尬,厌烦又无奈的看着女人,把她推开,“你在这样我就走了!”男人厌腻了,情妇不放吧,我寻思着。
    时间还早,虽然本不打算吃晚饭,但实在没有别的活动可消遣时间。一直想到家附近的那个港式茶餐厅试试,终于有了机会。可能就是我的命,我在广州以外的地方就算吃不到萝卜糕了,这次还是一样,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萝卜糕没有,有萝卜酥。”
    吃了一碗清淡到透出水腥味儿的馄饨面,时间还是太早。我朝家迈进,最后还是转战到了KFC,想借宽敞明亮的地儿写点东西。最后还是没有写,当然。和王瑜煲了小半锅电话粥,突然听到手机嘟的一声,心里有谱是室友到家了,于是一边聊一边往家走。走出门口就着玻璃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自己最近真是又胖了不少。前面路过车站又看到一小gay,瘦小可人,眼神温情。再然后,就到家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