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Nov 4, 2006

    The Electricity in Your House Wants to S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stletime-logs/36438755.html

    今天北京的风很大,从我房间的窗缝里痛苦的嘶叫着挤进来,把我吵醒了。

    我扒开门缝打探,我的两位室友都不在家了,就光着身子哆哆嗦嗦的跑去厕所放水。

    再钻进被窝的瞬间感觉格外安全和温暖。

    从哈尔滨回来的这些日子,心态格外的好,日子也过得奔忙却惬意。新的室友是一对同志情侣,一个乐于忙里忙外打扫卫生筹办三餐,一个有无限的精力,在每天下班后和周末为自己安排了西班牙语,同声传译和乐器的学习课程。于是在这样一个周六的早晨,一个早早跑去了早市,一个也坐上了公车前往课堂,把整洁的家留给我一个人。

    客厅桌上有准备好的早餐:鸡蛋,面包,一些叫不上名儿的点心,果酱

    我冲了一杯咖啡,没德行的撒进了满满两袋从餐厅顺来的砂糖、又倒入半杯凉水搅温、最后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周个干净,五脏六腑顿觉格外舒畅。

    风刮的厉害,从客厅就看到昨晚晾在他们卧室阳台的衬衫们正在张牙舞爪的乱飞。一分钟后它们被解救进我窄小满涨的衣橱。在摘衣服的时候,我第一次在对面那座楼的顶层阁楼里看见了人。那是一个装修的很有生活情调的阁楼:钉满木制横梁的屋顶,简单得很有Ikea风格的玻璃吊灯,书籍摆放格外凌乱的书架(我总觉得真正爱书的人的书架从来都会是这样的),靠着落地大窗还可以看见一张矮小的咖啡桌,一张单人布艺沙发今年的夏夜里,这个透着暖暖灯光的阁楼房间无数次吸引我的兴趣,总是惹我幻想住在这里的是一个怎样的家庭。今天我看到了这个家庭的一员,也或者是唯一的主人。她没有优雅的做着瑜伽,没有慵懒的倚靠在沙发里读着书,而是在向楼下的街景兴致盎然的观望。在这样多风的周末早晨,云被吹得干干净净,坦露出难得一见的湛蓝,和温暖的阳光。她就这样观望着,宽松的分体睡衣,长发从两边掖到耳后。

    我顺着她的视线向下看去。

    周末早晨的街巷,到处都是生活的味道。

    倚在窗边,或是驻足街角,如果可以暂时忘掉自己的生活,细心的观察街上来往的行人,总会是一场人文关怀意味浓重的电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