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in more than one place; everyday I could wear a new face
  • Sep 13, 2006

    King Kong Is Not Dead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astletime-logs/36438757.html

    我的窗帘又厚又重,深得近黑的藏蓝色,绣着好像欧式壁纸上的那些装饰图案。离职在家的这近一个月,我很少拉开。只有每天早晨扯开一个小时,透透阳光,换换空气,让我清醒清醒。我喜欢让自己的房间黑着,也许是用厚重的窗帘把白天伪装成本就该用来休息放松的夜晚,让我的无所事事更加自然坦荡吧。等夜晚真的降临的时候,我喜欢只在桌前打开那盏灯光微弱的台灯,好像在哪儿读到,不知道为什么这居然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半夜的时候,下楼去小区的公园走走,没人的话就在滑梯上躺上一会儿,听着《虫师》的第二张原声,看着天,虽然背上靠着的铁皮一天比一天凉了,但其实感觉还真不错。总想用这么安宁美好的时光好好想些事情,可我的脑袋似乎越来越不爱转了,总是很难集中。

    最近的月亮很亮很亮。

    回家的路上去门口的网吧找叫上玩游戏的室友,一起回家。

    越来越不爱转的脑袋,还不算完,好像,我所有好的特质,都渐渐的退化变小,已经不值得谁喜欢了。如果可以像推翻搭建失败的积木建筑那样容易,我想把自己推翻。

    充实的生活总让你感觉时间过得太快,可其实时间荒废起来也并不慢,只不过一抬眼皮发现天又黑下来的时候,如果你恰巧经历了忙碌又充实的一天,不会觉得一阵透骨的恶心。

    分享到: